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魏晋时期,玄学盛行,清谈成风,固然有着数不尽的名士风流。就像余秋雨先生在《遥远的绝响》中称赞的那样:

《广陵散》在嵇康手上就结束了,就像阮籍和孙登在山谷里的玄妙长啸,都是遥远的时代绝响,我们追不回来了。

他还说,连历代语言学家赠送给它的词汇里都少不了一个“风”字:风流、风度、风神、风情、风姿……

一说到魏晋,大家就会莫名地羡慕起竹林七贤的风姿卓然,想起三曹的风流倜傥,想起王谢的风采依然……

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,我的家乡江西鄱阳出了一名与时代格格不入的伟大人物,他就像穿越者一样。与这个时代所有的流行都背道而驰,却依然成就了功业的高峰、成为了时代的弄潮儿。

他就是陶侃。自诩是离群的鹏鸟,仍能杀出一片彩虹般明天;就算是孤独的芙蓉,亦能出淤泥而不染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好母亲是一本立身书

中国历史上有著名的四大贤母,其中就有陶侃的母亲,其余三位均是赫赫有名:孟子的母亲、欧阳修的母亲和岳飞的母亲。

在现在的鄱阳东湖还建有陶母亭,家乡人都纷纷前往祭祀。陶母留下最为出名的两个传说,分别是“截发延宾”和“封坛退鲊”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陶母一直教导陶侃要结交优秀的人物,有一年鄱阳的孝廉范逵房贤遇到大雪就夜宿陶侃家。当时陶家很是穷困,陶母就一边拿出自己床铺的草席剁成草料喂马,又割断秀发去换钱买了酒菜来招待范逵。

在那个时代讲究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”,截发是一件需要很大勇气的事情。陶母为了儿子的前程没有过一丝犹豫,范逵得知这件事情的真相之后,果然推荐陶侃由县吏授郎中,有个更好的政治平台。

这是陶母为了陶侃的外部环境做出的努力,其实在对陶侃自身品行的修炼上母亲的作用更为明显。

更早一些的时候,陶侃在老家地方当县吏,具体就是负责管理渔业的官员(鄱阳自古都是鱼米之乡)。因为惦记目前在家中贫寒,就装了一罐鱼干让人捎回家中。

陶母不仅没有打开罐子,反而写了一封信让人连同鱼干罐子一起还给陶侃,信上的责备尤其严苛:

汝为吏,以官物见饷,非唯不益,乃增吾忧也。

意思就是说你这样拿公家的东西来给我吃,我不仅不高兴,然而十分担忧你将来会犯更大的错。(这绝对是神助攻和贤内助,现在官员如果家中都有这样的母亲和老婆,清廉之风可期)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母亲是孩子最好的老师,陶侃很幸运,他有全世界最优秀的母亲。她用智慧和耐心为儿子今后一生搭建了最完备的人格,这是一生的财富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好品行是一块敲门砖

魏晋时期还没有实行科举制度,实行的正是“九品中正制”,人才的选拔通过举荐制进行,而这对人才的品性要求极高。

陶侃从地方小吏走到洛阳的过程里,他的3个好品行发挥了关键作用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首先是孝顺。陶家母子在地方是母慈子孝的典范,他的孝名打动了“胜己”的贤人周访,又结识了范逵。得到两人的举荐,先后在县里、郡里任职,乃至被庐江太守召为督邮。这一路都是因为他孝名彰显所带来的的。

其次是忠义。在庐江的时候,他对太守张夔极为忠心,对其以孝道和事君之心相待。《晋书》里记载:张夔妻子有疾,要到数百里远的地方就医,别的人都畏难,只有陶侃尽心照顾。正是这样的忠义得到了太守的爱护,推荐其“以孝廉入洛”,才走向了晋国政治的中央舞台。

第三是恭谦。初到洛阳的陶侃因为出身江南寒族,无权无势又无钱,中正品第也不高,不被世家大族所接受。他多次求见司空张华,张华前几次均不见“初以远人,不甚接遇”,他依然淡定从不懊恼,终于见到了张华并让其见识了自己的才华,终于被推荐作了郎中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鄱阳县城现在仍有陶母亭

好的品行是最好的敲门砖,陶侃就是这样一扇又一扇地敲开了人生的大门,人生的境界也越走越宽泛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好眼光是一张进阶梯

起步于西晋的陶侃,真正成名是在东晋,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他的好眼光。

得到郎中职务的陶侃在洛阳依然并不被世家大族所接纳。有一次陶侃与豫章国郎中令杨晫同车出行,路遇吏部郎温雅,其讥笑杨晫“奈何与小人同载”。

在都城洛阳,陶侃最后还是被同样来自南方亡吴的伏波将军孙秀所收留“召为舍人”。北漂的陶侃清晰地认识到,留在洛阳是注定没有前途的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鄱阳楼中有历代先贤的记载

在此前,陶侃一步一步迈进了京城靠的是踏实,从京城出走则是需要独到的眼光。

好在他有独到的眼光。他知道在洛阳的门阀统治下自己难以出人头地,加上西晋政权在“八王之乱“的影响下依然摇摇欲坠,他毅然选择了离开京城,先是当了武冈县令,后来干脆弃官回家以避乱世。

发挥他好眼光的第二次是跟随荆州刺史刘弘。由于“张昌之乱“遍及五州,朝廷起用刘弘为荆州刺史主持平叛,弃官在家的陶侃接受了刘弘的任命,从此开启了他作为战神的生涯。

随后,在“陈敏之乱”的时候,他依然坚定站在了刘弘一边,打败了有乡里之旧的陈敏,为下步司马睿能在江东立足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发挥他好眼光的第二次是选择了东晋和司马睿。当时司马睿刚刚渡过长江,立足未稳,南方各种势力对他建立的政权多数持观望态度,并不真心拥护。

陶侃的顶头上司江州刺史华佚更是尊奉洛阳政权,还让陶侃“率兵三千,屯夏口”,并将陶侃的兄长做人质留在身边。

陶侃清醒地认识到西晋的破船已经无可挽回,他毅然选择了司马睿和东晋。而正是这一选择让他成为了东晋的军事柱石,并在漫长的时间里展现自己的军事才能。

陶侃一生的3次重要选择,都以独特的眼光为自己挑选了一张最好的进阶梯,这是一种偶然中的必然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好本事是一方护身符

没有谁能一生风平浪静,所谓的岁月安好只是有人在负重前行。陶侃就是这样,历经风浪却看似漫不经心,这背后是最倚重的是一身本领。

在刘弘手下的时候,他是拼“张昌之乱”“陈敏之乱”的主力战将。王夫之在《读通鉴论》中写道:

晋保江东以存中国血统,刘弘之力也。弘任陶侃、诛张昌、平陈敏,而江东复为完土。侃以其才,而弘大以其量,唯弘“能用侃,侃固在弘之中也。”

刘弘和陶侃就像是伯乐和千里马,陶侃得有独到的高超的军事本领这是公认的事实,这是他在那个自己格格不入的魏晋时代中的立身之本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公元315年,刚刚跳槽到司马睿阵营的陶侃,又平定了声势浩大的杜弢起义。这让权臣王敦将其视为眼中钉、肉中刺,将陶侃贬到最偏远的广州任刺史。

他在广州呆了整整10年,从一到任就平定了杜弘等人的叛乱,进据广州安定了局势。后来相邻的交州叛乱,陶侃派手下将领带兵平定,维护了东晋南方疆域的完整。

公元324年,王敦之乱被平定,新任皇帝司马绍惦记着能征善战的陶侃,立即调任其为荆州刺史、都督四个州诸军事。

公元327年,发生了“苏峻之乱”,东晋都城建康都被攻破。陶侃作为盟主发起了征讨苏俊的战役,最后全歼了苏俊的叛军,保全了东晋朝廷。他的军队成为了南方军队中最强的部队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就连成语“兵不血刃”都来自于陶侃的风采。苏俊的部将冯铁杀害了陶侃的儿子,之后投奔了石勒成为了其手下将领,陶侃告诉石勒这件事情,石勒就把冯铁杀掉了。

公元330年,陶侃达到了军功的巅峰,被败为大将军、江州刺史,封长沙郡公,加都督交、广、宁八州军事。依然年过古稀的他仍然上表云“欲为陛下西平李雄,北吞石季龙”,这份雄心壮志值得千年后的我们为之击节叫好。

陶侃的一生,军功是他一生最大的屏障,也是他最好的护身符。《晋书》里这样评价他的军功:

作藩于外,八州肃清;勤王于内,皇室以宁。乃者桓文之勋,伯舅是凭。

将陶侃的军功与齐桓公、晋文公的功劳相提并论,这个评价是很公允的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写在最后的渔人物语

在玄学盛行、清谈成风的魏晋,陶侃的所作所为更像是一个穿越而来的人。

大家都在清谈风雅,他却埋头踏实做好每一件事情。他会交代下属把造船产生的木屑全部收集起来,在下雪的时候用来铺设道路;他会让人把平时不用的竹节留好,在船只组装的时候发挥了大作用……他的实用主义是时代的另类。

陶侃:从一介布衣到八州都督,在风流魏晋务实,在斗富时代勤俭

大家都在炫富斗富,他却始终保持勤俭节约的作风。他会对随手采摘未成熟稻穗的人严厉责备;他会将酒具和赌具全都投到江河中,并对参与的部将加以鞭打……他的勤俭节约是独特的个性。

陶侃有好母亲、好品行、好眼光和好本领,这其中既有幸运的成分,更多地是靠自己长期的坚守、不断地坚持。

就像他自己所作的托物言志之作《相风赋》里说的那样:

“乃有相风之为形也,终日九征,桀然特立,不邪不倾。拟云阁以秀出,晞峻岭以基趾”。

他用自己自强不息的一生,在虚谈废务的魏晋生生活的就像一个穿越者,成就了把双脚站在大地上的动人风景,这与阮籍、嵇康等人最后的绝响一样值得我们怀念。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江门频禾佰配件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